木青Moun

苹果桂花伏特加:

【Hall of Fame - La Roja 2008-2012/西班牙黄金一代燃向剪辑】

※注意※

【此剪辑仅为板鸭黄金一代三连大赛征程的燃向剪辑。卡西哈维领衔,全员可爱🐨】

硬是想主导出点蘑卡味的燃向剪辑😂就是喜欢看他俩抱一起拍个背摸个头撒的画面☕以及,普姨,维亚和龙哥实在是太帅了…

他们这群人真是让人感叹过太过于美好过,且永远会是足球史上的里程碑⛄

不得不说水爷和KB可能是现役足坛最有自己穿衣风格而且还好看的人了orz

AGREAS:

Sese衣品好到炸

有些图转自ins

【铁盾】你是我的

☼一大只川☼:

G.V演员设定
☆结尾又被我烂尾了……(豹哭)
☆从过年写到现在所以中间可能会有前后不搭的bug


上车上车↓
https://shimo.im/docs/EWe8wORyRC81i1Gx


我踏马嗑爆

一分:

摸豹

个人恶趣味一览无余。

【盾铁】一见钟情(一发完,小甜饼)

花木南:













我经历过无数次怦然心动,却不相信一见钟情。


                                     ——托尼·斯塔克


 


我从不相信一见钟情,直到那次怦然心动。


                                     ——史蒂夫·罗杰斯


 










 


谁都知道托尼·斯塔克是个花花公子,他会毫不掩饰对你的迷恋和赞美,但那些都是一次性的,从来没有人享受过托尼斯塔克的长期注视。


托尼的生活热烈而奔放,陪伴过他的人有的美丽,有的智慧,但不论是什么样的人,都不曾真正地在他的世界停留过。


 




 


“你孤单吗?”佩珀问。


“怎么会?我身边什么时候缺过人?”托尼无所谓地笑笑,将身边的模特搂得更紧。


佩珀抿了抿嘴唇,欲言又止,第无数次地看着托尼搂着一个陌生人走进卧室。


 


 


 


“我们需要谈谈。”佩珀说。


托尼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不解地看着佩珀。


“我还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呢!”


“你不能在自己的心外筑一堵墙,这不是保护自己的方式。”


“我没有。”托尼眨眨眼。


“你不敢尝试一段稳定的关系,你害怕不论你怎么努力经营,那段关系还是会破裂,你害怕被人背叛,害怕拥有过后再失去。所以你热衷于一夜情,用酒精和性麻醉自己。”


“你想多了。”


 


 






 


 


那是一个与现代迥然不同的年代,社会对陌生的他者一无所知,充满敌意与畏惧。那是一个偷偷摸摸,充满藏匿、谎言与保密的时代。


史蒂夫就是在那个时代发现了自己的性向。


他不敢跟好友巴基说,他担心会因此失去这个唯一愿意跟他做朋友的人。


他偷跑到精神病院的资料间,偷偷翻看那一份份被打上“恶心”“邪恶”“病态”“泯灭人性”等标签的病例。


被这些词语打击的同时也暗自庆幸,原来自己不是一个人,原来社会上和他一样的人这么多。


 




史蒂夫看到和他同类的人被踹翻在地,承受“正常人”的辱骂和唾弃。


他们做错了什么?


他们没有伤害别人,为什么仅仅因为和“多数人”不一样,就要被贴上那么多令人厌恶的标签?


 




幸运的是史蒂夫并不属于那个时代,战争的爆发使史蒂夫沉睡了七十年。


当他一觉醒来,已然是一个全新的时代。


他不必再住在狭小而又潮湿的布鲁克林,神盾局说他是民族英雄,是美国的道德标杆,为他准备的房子宽敞又明亮。


 


道德标杆吗?


史蒂夫心虚地揉了揉鼻子,关上房门拒绝见客,拒绝出席一切活动。


 


 




 


托尼收到了神盾局安排的任务:帮史蒂夫尽快地接受现实,帮助他了解现在的世界,帮助他打开心结。


 佩珀看着神盾局下达的任务清单,哭笑不得。


“帮美国队长打开心结,他们知道你自己就有心结吗?”


托尼无所谓的地耸耸肩。


 






 


史蒂夫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里的新闻。


“美国华盛顿,美国最高法院以5比4的法官意见表决后裁定,禁止联邦政府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联邦婚姻保护法》违宪,同性婚姻与异性婚姻享受同等联邦福利……”


后面的声音史蒂夫已经听不清,仅是“同性婚姻合法化”几个字就让他有些头晕目眩。


他真的只睡了七十年吗?


七十年前人们谈及色变的同性恋,如今居然能够结婚了,还受联邦宪法的保护?


这差别,仿佛是人类所生存的终将毁灭的尘世和因耶和华降临而带来曙光的新世界。


他想告诉那些在精神病院见到的人,他想告诉那个被踢倒在水泥地上的人,他想告诉那些终日躲躲藏藏不见天日的人,


但他们都已经不在了。


 


 




一个山羊胡的小个子男人推门而入,在史蒂夫的注视下将购物袋里的东西塞到了冰箱里,然后毫不客气地坐到了史蒂夫的沙发上。


不速之客四处打量。                                                                                                      


“房子小了点,装修也不怎么样,要不要考虑搬到我那里?我有世界上最棒的房子,我的房子有世界上最棒的海景。”


说话人的语气轻描淡写,仿佛就是在问“要不要一起吃个饭”一样。


“那个……我是史蒂夫。”史蒂夫伸出手。


托尼握住了史蒂夫伸过来的手,摇了摇,然后松开。


看到眼前的人没有说话,史蒂夫又重复了一遍。


“我是史蒂夫。”


托尼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你认真的?你不认识我?”意识到史蒂夫没有开玩笑后托尼撇了撇嘴,“好吧,我是托尼,也有很多人叫我钢铁侠。”


美国队长不认识钢铁侠这件事让托尼有些难过,但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没有人能让钢铁侠难过,从来没有人。






 


“我很喜欢你。”托尼说,“看到你的第一眼,我的心就怦怦直跳。”


史蒂夫被托尼直白的表达吓得不轻,他不敢保证托尼说的“喜欢”是不是他所理解的那个“喜欢”。


史蒂夫不知所措,只能尴尬地看向电视。


托尼顺着史蒂夫的眼神看过去,恍然大悟,解释道:


“我是不是吓到你了?你们那个年代同性恋是精神病,现在不是了,同性婚姻都合法了。”


托尼边嚼着苹果边说。


史蒂夫看着托尼轮廓分明的侧脸,恍若隔世。


 


“我看到你的时候,心跳得也挺快的。”


 


 




 


 


托尼带史蒂夫去参观Malibu的别墅的时候,佩珀怒气冲冲地将托尼拉到了一边。


“他是美国队长!”佩珀努力压低自己的音量。


“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托尼拍了拍佩珀的肩膀,“我能处理好的。”


佩珀看着两个人勾肩搭背的身影,急得直跺脚而又无计可施。


 






 


托尼和史蒂夫的关系已经保持了一个月,这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想跟他分手。”


“为什么?”佩珀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一天,丝毫不惊讶。


“我很害怕,我越来越离不开他,我担心再这么下去,我会想要永远和他在一起。”


“有什么不好?”


“如果他中途变心了呢?我的下半生将会永远痛苦。”


“你为什么这么不相信你最亲近的人?”


“人永远是被信任的人背叛的,因为不信任的人,没有背叛你的机会。所以想要永远不被背叛,就永远不要信任任何人。”


“那我呢?你害怕我背叛你吗?”佩珀问。


“怕。”托尼说,“如果连你都背叛我,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为什么?”史蒂夫切菜的动作一僵,抬头看向托尼。


托尼靠在冰箱上,也看着史蒂夫,手指挥来挥去。


“谈恋爱总是会分手的,就像外面的太阳,你看,都已经落了一半了。”


落日很红,水平线之下,海水被染成了火红色;水平线之上,是静谧与辉煌,千千万万支的光箭,呼啸着穿过落地窗,将别墅里的空气燃烧殆尽。


史蒂夫觉得自己有些透不过气。


“可是明天也会有太阳升起来。”


“没错。”托尼赞赏地点了低了点头,“你会有新的约会对象,我也会有新的约会对象。”


“你从一开始就想好了什么时候要跟我分手?”


史蒂夫天蓝色的眼睛被夕阳照得泛着红光,托尼心里的酸涩感越来越重,他需要尽快结束这次分手。


“好吧,我了解你那个年代,是我伤害了你的感情,你想要什么补偿?”


“你不了解。”


史蒂夫将切完的菜放到了水池里,将身上的围裙解下,头也不回地走了。


 






 


托尼坐在水池边,一块一块地吃着史蒂夫切的胡萝卜。


“他根本不喜欢我,我跟他说了好多次我不喜欢吃胡萝卜,他还是切胡萝卜,所以他根本不喜欢我,分手了没什么可惜的……”


托尼一个人嘟嘟囔囔,自言自语,直至最后一丝阳光沉入海底。


 


 


 




“我经常站到病房外面,看着那些被伴侣抛弃的同性恋病人。在那个年代他们仅有彼此,一旦其中一人抛弃了另一个人,被抛弃的那个人就会一无所有。”


“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无理。”佩珀的脸上充满疲惫,“但是你和他相处了一个月,你应该能够看出来,他封闭自己,不愿意相信别人,和你分手是他保护自己的方式,他害怕以后会离不开你,而你会变心。”


“我照顾过一个垂死之人,他孑然一身,口中一直呼唤的那个人从来没有来看过他。他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有时候会哭泣,但我不知道他是因为痛苦还是悲伤。”


史蒂夫将冰块倒入杯子,发出清脆的声音。透明的液体倒入杯子,和冰块混合后发出“咔嗒”的声音。


“谢谢。”佩珀接过柠檬汁,“他在家里吃胡萝卜,他以前从来不吃胡萝卜。”


史蒂夫听到这里陷入回忆,然后笑出声,“他确实不吃。”


“他一直暗示自己你并不爱他,胡萝卜就是证据。”


“像他会做的事。”


“你不要怪他,他曾经非常喜欢娜塔莎,也十分信任她,但是娜塔莎是神盾局派去监视他的,那次背叛让托尼再也无法相信别人。”


“托尼是我初恋,我们那个年代,同性恋不被允许有爱情。”


佩珀愣住了,很快意识到托尼伤害了一个好不容易才敢卸下心防的人。


“每个人都会有烦恼,每个年代都会有烦恼。有时候我在想,从七十年前的不被允许,到现在的一个月就可以换一个伴侣,我是不是醒得太晚了?是不是我早醒二十年,就会遇到一个愿意跟我一辈子在一起的人?”


“早醒二十年,你还是会遇到托尼,没被娜塔莎伤过的托尼说不定真的愿意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你说的事我正在做。”


“什么?”


“我在研究心理学,我想帮托尼解决掉心理障碍后,再和他复合。”


“谢谢。”佩珀的感激溢于言表。


“我也要谢谢你,你对托尼这么好。”史蒂夫说。


 










 


托尼心烦意乱地摔了杯子。


他今天本来想在party上寻找新目标,但史蒂夫那张脸在他的脑海里怎么都挥之不去。


太好了!他现在觉得和史蒂夫之外的人调情是在浪费时间了!




“什么时候来搬东西?”




托尼把短信发出去后,又担心史蒂夫误会自己想见他,于是又补了一条。




“还是我邮给你?”




史蒂夫很快回了消息。




“不用了,你丢了吧。”




托尼气得踹翻了椅子。


“还说什么真心喜欢我,这么好的借口来见我,居然不来,爱来不来!”


佩珀端着咖啡进来,放下咖啡将椅子扶起来后说:“想见他就去找他。”


“他又不想见我。”


“随便你,你的咖啡放这儿了。”


佩珀说完就离开了,托尼抿了一口咖啡,觉得苦苦的。


 


 




 


从这天起,佩珀每天都会劝托尼去找史蒂夫,托尼表面上拒绝实际内心早已动摇。


但一个星期后,佩珀突然对史蒂夫绝口不提。


托尼觉得奇怪,也有些失望,他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和佩珀谈论史蒂夫。


他一遍又一遍地说史蒂夫不爱他,只是为了听佩珀一遍又一遍地否认他。


他喜欢佩珀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喜欢佩珀不断强调史蒂夫喜欢他。


“史蒂夫为什么一直把他的东西放在我这里?”


托尼主动谈起了史蒂夫,若是在平常,佩珀肯定会说:“因为他想着哪天能再回来。”


但今天——


“可能他忘了吧,他没跟你说过怎么处置?”


托尼哑口无言,史蒂夫让他丢了它们,但他怎么舍得?


“好像说过……”


“那就按他说的来。“佩珀果断地回道。


但托尼却摇了摇头。


“我舍不得,佩珀,我舍不得他,我很想他。”


“那就留着做纪念吧。”


“不,我要去找他!”


 






 


 


终于下定决心的托尼豁然开朗,连步子也轻快了起来。


但当他到了史蒂夫公寓门口的时候,心里又打起了退堂鼓。


托尼深吸一口气,按了门铃。


史蒂夫开了门,看到是托尼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微微侧了身让托尼进去。


“嗨,我是来,是来……”


“道歉?”


“你怎么知道?!”托尼惊讶地问,但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来史蒂夫的家里,除了道歉应该也不会有其他的事情。


“你先别忙着道歉。”史蒂夫的喉结动了动,“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你听完之后,再决定要不要说你的事。”


“好。”


“两个月前,神盾局给我下了一个任务,让我帮你从封闭的世界中走出来。”


四周很安静,托尼甚至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史蒂夫握紧了拳头。


“所以你和我在一起,是为了完成任务?”


托尼的声音抖得太过明显,连角落里握紧的拳头也在微微发抖。


“不是。”史蒂夫说,“完成任务仅用朋友的身份就可以。”


托尼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第一眼看到你,我的心就跳得特别快,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史蒂夫继续说。


托尼觉得自己现在正处于劫后余生的庆幸之中,如果史蒂夫真的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才和他在一起,他仅存的世界将会崩塌陷落,再也无法修补。






“我不相信一见钟情。”托尼说。


“我本来也不相信。”史蒂夫笑了笑,“我亲眼见过的那些事,让人很难相信一见钟情。”


“那你对我一见钟情?”


“时代变了,托尼,我想法也在变。”史蒂夫看着托尼,“听完这些,你还要跟我道歉吗?”


“要。”托尼勾起嘴角,“那你要原谅我吗?”


“要。”


 


 


 



「他以绝美之姿行来,犹如夜晚,晴空无云,繁星灿烂;那最绝妙的光明与黑暗,均汇聚于他的眼底,交织成如许温柔光辉,是浓艳的白昼所无缘得见。」

除非你爱我(盾铁)

我……半夜刷到的暴风哭泣

洛洛恋桃:


Steve带人回到纽约那天,第一个见到的人是Pepper,Pepper十分平和的警告Steve,不要再靠近Tony。隔着工作室的玻璃看了Tony一下午以后,Steve居然真的不再接近Tony。不会去给他送饭,不会在超过12点后去见他睡觉。就连在战场上,Steve也不再一遍一遍的叮嘱钢铁侠听指挥,也不再关心Tony是不是又一次以身犯险。就像他们,从不曾拥有那些炙热的感情。


Tony恢复了曾经花花公子的做派,Part,美女,比基尼,一次次的在醉酒后从名模的怀里醒过来。Tony倒觉得,更加舒爽,没有疲惫,也没有宿醉的头痛。状态倒是比20年前还好。


就连在战场上,Tony的运气都好的不得了,虽然还是会因为单独行动被敌人击中,倒居然没有受过一次伤,蹭破皮都没有!


Tony把这归结于他放下了心里最放不下的东西。


他们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如同完全不认识的两个人。


又一次艰苦卓绝的战斗,Tony再一次单独行动,炸了敌人的能量源,但是,大Boss在临死之际发动自杀式攻击,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根长矛一样的武器分明穿过了Tony的胸口,Tony直直的掉了下来。


等其他人冲过去才发现,Tony居然,已经自己爬了起来。盔甲的前胸后背都有一个大洞,却露出了Tony完好无损的蜜色的肌肤。Tony卸掉盔甲,在胸前摸了摸,“啊哈,这次还是这么好运。”Natasha皱起了眉头“这不是好运就能解释的了Tony。”Tony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没有看远处的Steve一眼,就像Steve根本不在意Tony刚刚的惊险。


回到大厦,Tony又扎进工作间,修复自己的盔甲,Steve居然,出现在工作间门口,他像刚回来那天一样,静静的看着Tony,一下午。最后,他叹了口气“Friday,问问Tony,我可以进去吗,就五分钟。三分钟也可以。”不一会,门开了,Steve踌躇着走了进去。


Tony根本没有回头“三分钟,开始计时了。”Steve没有说话,他走上去,用力的抱住了Tony,力气大的让Tony一下子听到了自己骨头的噼啪声。“F!你干什么!放开!”Steve没有放手,反而是掰着他的肩膀,把他扭过来,吻住了他的嘴唇。Tony没有一点犹豫,手一伸手部盔甲飞,然后直接伸到两人中间,对着Steve的胸口就是超近距离的一炮。Steve砸在了墙上,Tony又补了一炮“你TM的干什么!当老子还是以前的傻蛋吗!你想抱就抱想亲就亲啊!”Steve捂着胸口扶着墙艰难的站起来,轻笑起来“够了,这就够了。”Tony更火大了“够你个鬼!你TM发情了也别来找老子!滚!”Steve缓缓的走了出去。


走出了工作室,Steve回头看向Tony,Tony立刻把玻璃调成双面不可见。Steve又笑了,他太了解Tony。


Steve还没来得及再走出一步,身上,就炸开了一道道伤痕,Steve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血人。Steve靠在工作间的玻璃上,缓缓坐到地上,接着,Steve的胸口,出现了一个空洞,他还是笑着“幸好。。。是我。”


工作室里,Tony卸下手部盔甲,继续进行他的修复工作,“Boss,Are you ok?”“我好的很!你知道的,不在乎的东西,从来影响不了我的心情。”嘴上这样说着,Tony的手却控制不住的颤抖。“那T'Challa陛下的来电,是否接通。”“OK,接进来。”


顺势放下焊枪,Tony坐到椅子上“陛下,什么大事能让你亲自打给我。黑豹的装备也想也让我升升级吗。”“Stark,我没空和你闲聊,Steve呢!我打不通他的电话了!他可能。。。”“陛下!我和他没什么关系,你找不到他也不要来找我!我不知道!”说完Tony挂断了电话。
“Boss,T'Challa陛下又打来了。”“全部拦截!别再打扰我!我不想知道任何Steve的事!Mute!”Tony从新拿起焊枪。可是怎么也对不准连接点,他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慢慢的工作起来。


没多久,Friday又出了声“Boss,T'Challa陛下来了,飞机已经降落。”“他还真是坚持不懈。”Tony索性放下没有什么进展的工作走出工作室“放他进来吧,让他自己去找Steve,我得去厨房。。。Fuck!什么东西!”刚走出工作室,Tony被什么绊了一下,差点摔倒,骂了一句回头一看,整个人突然愣住了。


他看到,Steve低垂着头,靠着他工作室的玻璃坐在地上,周围一地鲜血,Steve一身的衣服都被浸透,白T恤完全变成了暗红色。最可怕的,是他胸口的一个空洞,Tony可以透过那个空洞看到后面的玻璃,那个空洞里面,没有心脏。。。


Tony忽然觉得,好像是自己的心脏被挖走了,他迟疑着走过去,伸出的手却在碰到Steve的瞬间缩了回来,那冰凉的触感,比西伯利亚的风雪更加寒冷。


“F。。。Friday。。。他。。。他是谁啊?他为什么会在这?他。。。他怎么这么像Steve?”Tony的嘴唇都在发抖。


“Boss,这就是Captain Rogers。”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是Steve!Steve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是美国队长啊!他怎么会。。。他怎么会。。。”Tony无法相信,一小时前还出现在自己面前的Steve,现在就这样,没有一丝气息全身是血的坐在这。“谁!是谁!Friday!有人入侵大厦为什么不告诉我!谁把Steve伤成这样!是谁!”


“Boss,没有人入侵,Captain Rogers是自己变成这样的,就在您把玻璃调成不可见后。”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您刚刚说过,您不想知道任何关于Captain Rogers的事。”


“为什么。。。为什么。。。”Tony喃喃自语,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在做什么,他就跪在Steve身边,嘴唇微动着。


“Stark!Steve他。。。”T'Challa提着个箱子跑过来,看到两个人的瞬间停了下来,Steve的样子让风度翩翩的国王陛下骇然失色,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惋惜的微微摇头“晚了。。。还是晚了。。。”


听到T'Challa的话,Tony猛然抬起头“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T'Challa叹了口气,打开手提箱推到Tony面前,里面有一块刻着繁复花纹的黑色玉石,玉石中间有一个暗红色的痕迹,玉石上布满裂痕,一碰就会碎掉。“这是一种瓦坎达的古老咒术,这种咒术,可以将一个人受到的所有伤害,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每受到一次伤害,玉石上,就会出现一道裂痕。直到这个人再也无法承受,所有的伤害一起爆发出来。玉石,也会碎裂。”


Tony听了只觉得,自己全身发冷,所以,自己在昏迷一周后会突然痊愈,所以不管自己怎么混乱的作息都没有任何不适,所以,自己连宿醉都不再难受,所以,自己无论怎样冒险都不会受伤。所以,Steve在回来以后再也不关心自己的行为,再也不关心自己的身体状况,再也不关心自己会不会独自行动,再也不关心自己会不会受伤,因为所有的后果,都着落在Steve身上,因为Steve替他承受了所有的伤害!


“解除它!T'Challa!解除它!你是瓦坎达的国王啊!你解除它!”Tony几乎是在咆哮。T'Challa摇了摇头“Stark,除非他能实现下咒时求的愿,咒术才会慢慢解除,Stark,他所求的,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吧。”


Tony愣住了,眼眸中终于积起了泪水“是。。。我。”不是疑问,是肯定。


T'Challa点了点头“是。Stark只要你爱他。咒术就会消失。可是,现在太晚了Stark,Steve他已经死了!”


不,不会,Steve不会死的,Tony摇着头,猛的抓住了Steve的肩膀,摇晃着他“Steve!Steve!你醒醒!你醒醒!你丢下过我一次了!你不能再丢下我一个人了!你醒醒!”


Steve的金发被摇晃的飞扬起来,那张英俊的脸颊还带着一丝笑意,如同仅仅是睡了过去,仿佛还坐着一个有着Tony的美梦。


“Steve!别丢下我!你要抱我,要吻我,都可以都可以!我爱你我爱你啊!Steve!别丢下我!”Tony把Steve的胳膊环在自己腰上,可是一松手,Steve的手就滑落到地上,Tony亲吻着带着血腥味的冰凉嘴唇,抱着已经僵硬的躯体,手掌捂住那个本应该出现在自己身上的空洞。
“Steve,我爱你。别丢下我一个人。这次,换我来填补你的心,只要你醒过来。醒过来,好不好,好不好。”


可是Steve再也听不到了。


欢迎捉虫,评论,红心。反正我看心情反转(就是这么没节操)

天哪Shevine绝对是继鲨美之后我见过最甜最齁的RPS了

#Happy birth to RDJ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普天同庆我妮4.4生快!QWQ

                                           来自一只调色废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