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青Moun

除非你爱我(盾铁)

我……半夜刷到的暴风哭泣

洛洛恋桃:


Steve带人回到纽约那天,第一个见到的人是Pepper,Pepper十分平和的警告Steve,不要再靠近Tony。隔着工作室的玻璃看了Tony一下午以后,Steve居然真的不再接近Tony。不会去给他送饭,不会在超过12点后去见他睡觉。就连在战场上,Steve也不再一遍一遍的叮嘱钢铁侠听指挥,也不再关心Tony是不是又一次以身犯险。就像他们,从不曾拥有那些炙热的感情。


Tony恢复了曾经花花公子的做派,Part,美女,比基尼,一次次的在醉酒后从名模的怀里醒过来。Tony倒觉得,更加舒爽,没有疲惫,也没有宿醉的头痛。状态倒是比20年前还好。


就连在战场上,Tony的运气都好的不得了,虽然还是会因为单独行动被敌人击中,倒居然没有受过一次伤,蹭破皮都没有!


Tony把这归结于他放下了心里最放不下的东西。


他们各自过着各自的生活,如同完全不认识的两个人。


又一次艰苦卓绝的战斗,Tony再一次单独行动,炸了敌人的能量源,但是,大Boss在临死之际发动自杀式攻击,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根长矛一样的武器分明穿过了Tony的胸口,Tony直直的掉了下来。


等其他人冲过去才发现,Tony居然,已经自己爬了起来。盔甲的前胸后背都有一个大洞,却露出了Tony完好无损的蜜色的肌肤。Tony卸掉盔甲,在胸前摸了摸,“啊哈,这次还是这么好运。”Natasha皱起了眉头“这不是好运就能解释的了Tony。”Tony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没有看远处的Steve一眼,就像Steve根本不在意Tony刚刚的惊险。


回到大厦,Tony又扎进工作间,修复自己的盔甲,Steve居然,出现在工作间门口,他像刚回来那天一样,静静的看着Tony,一下午。最后,他叹了口气“Friday,问问Tony,我可以进去吗,就五分钟。三分钟也可以。”不一会,门开了,Steve踌躇着走了进去。


Tony根本没有回头“三分钟,开始计时了。”Steve没有说话,他走上去,用力的抱住了Tony,力气大的让Tony一下子听到了自己骨头的噼啪声。“F!你干什么!放开!”Steve没有放手,反而是掰着他的肩膀,把他扭过来,吻住了他的嘴唇。Tony没有一点犹豫,手一伸手部盔甲飞,然后直接伸到两人中间,对着Steve的胸口就是超近距离的一炮。Steve砸在了墙上,Tony又补了一炮“你TM的干什么!当老子还是以前的傻蛋吗!你想抱就抱想亲就亲啊!”Steve捂着胸口扶着墙艰难的站起来,轻笑起来“够了,这就够了。”Tony更火大了“够你个鬼!你TM发情了也别来找老子!滚!”Steve缓缓的走了出去。


走出了工作室,Steve回头看向Tony,Tony立刻把玻璃调成双面不可见。Steve又笑了,他太了解Tony。


Steve还没来得及再走出一步,身上,就炸开了一道道伤痕,Steve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血人。Steve靠在工作间的玻璃上,缓缓坐到地上,接着,Steve的胸口,出现了一个空洞,他还是笑着“幸好。。。是我。”


工作室里,Tony卸下手部盔甲,继续进行他的修复工作,“Boss,Are you ok?”“我好的很!你知道的,不在乎的东西,从来影响不了我的心情。”嘴上这样说着,Tony的手却控制不住的颤抖。“那T'Challa陛下的来电,是否接通。”“OK,接进来。”


顺势放下焊枪,Tony坐到椅子上“陛下,什么大事能让你亲自打给我。黑豹的装备也想也让我升升级吗。”“Stark,我没空和你闲聊,Steve呢!我打不通他的电话了!他可能。。。”“陛下!我和他没什么关系,你找不到他也不要来找我!我不知道!”说完Tony挂断了电话。
“Boss,T'Challa陛下又打来了。”“全部拦截!别再打扰我!我不想知道任何Steve的事!Mute!”Tony从新拿起焊枪。可是怎么也对不准连接点,他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心神,慢慢的工作起来。


没多久,Friday又出了声“Boss,T'Challa陛下来了,飞机已经降落。”“他还真是坚持不懈。”Tony索性放下没有什么进展的工作走出工作室“放他进来吧,让他自己去找Steve,我得去厨房。。。Fuck!什么东西!”刚走出工作室,Tony被什么绊了一下,差点摔倒,骂了一句回头一看,整个人突然愣住了。


他看到,Steve低垂着头,靠着他工作室的玻璃坐在地上,周围一地鲜血,Steve一身的衣服都被浸透,白T恤完全变成了暗红色。最可怕的,是他胸口的一个空洞,Tony可以透过那个空洞看到后面的玻璃,那个空洞里面,没有心脏。。。


Tony忽然觉得,好像是自己的心脏被挖走了,他迟疑着走过去,伸出的手却在碰到Steve的瞬间缩了回来,那冰凉的触感,比西伯利亚的风雪更加寒冷。


“F。。。Friday。。。他。。。他是谁啊?他为什么会在这?他。。。他怎么这么像Steve?”Tony的嘴唇都在发抖。


“Boss,这就是Captain Rogers。”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是Steve!Steve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是美国队长啊!他怎么会。。。他怎么会。。。”Tony无法相信,一小时前还出现在自己面前的Steve,现在就这样,没有一丝气息全身是血的坐在这。“谁!是谁!Friday!有人入侵大厦为什么不告诉我!谁把Steve伤成这样!是谁!”


“Boss,没有人入侵,Captain Rogers是自己变成这样的,就在您把玻璃调成不可见后。”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您刚刚说过,您不想知道任何关于Captain Rogers的事。”


“为什么。。。为什么。。。”Tony喃喃自语,他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在做什么,他就跪在Steve身边,嘴唇微动着。


“Stark!Steve他。。。”T'Challa提着个箱子跑过来,看到两个人的瞬间停了下来,Steve的样子让风度翩翩的国王陛下骇然失色,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惋惜的微微摇头“晚了。。。还是晚了。。。”


听到T'Challa的话,Tony猛然抬起头“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T'Challa叹了口气,打开手提箱推到Tony面前,里面有一块刻着繁复花纹的黑色玉石,玉石中间有一个暗红色的痕迹,玉石上布满裂痕,一碰就会碎掉。“这是一种瓦坎达的古老咒术,这种咒术,可以将一个人受到的所有伤害,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每受到一次伤害,玉石上,就会出现一道裂痕。直到这个人再也无法承受,所有的伤害一起爆发出来。玉石,也会碎裂。”


Tony听了只觉得,自己全身发冷,所以,自己在昏迷一周后会突然痊愈,所以不管自己怎么混乱的作息都没有任何不适,所以,自己连宿醉都不再难受,所以,自己无论怎样冒险都不会受伤。所以,Steve在回来以后再也不关心自己的行为,再也不关心自己的身体状况,再也不关心自己会不会独自行动,再也不关心自己会不会受伤,因为所有的后果,都着落在Steve身上,因为Steve替他承受了所有的伤害!


“解除它!T'Challa!解除它!你是瓦坎达的国王啊!你解除它!”Tony几乎是在咆哮。T'Challa摇了摇头“Stark,除非他能实现下咒时求的愿,咒术才会慢慢解除,Stark,他所求的,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吧。”


Tony愣住了,眼眸中终于积起了泪水“是。。。我。”不是疑问,是肯定。


T'Challa点了点头“是。Stark只要你爱他。咒术就会消失。可是,现在太晚了Stark,Steve他已经死了!”


不,不会,Steve不会死的,Tony摇着头,猛的抓住了Steve的肩膀,摇晃着他“Steve!Steve!你醒醒!你醒醒!你丢下过我一次了!你不能再丢下我一个人了!你醒醒!”


Steve的金发被摇晃的飞扬起来,那张英俊的脸颊还带着一丝笑意,如同仅仅是睡了过去,仿佛还坐着一个有着Tony的美梦。


“Steve!别丢下我!你要抱我,要吻我,都可以都可以!我爱你我爱你啊!Steve!别丢下我!”Tony把Steve的胳膊环在自己腰上,可是一松手,Steve的手就滑落到地上,Tony亲吻着带着血腥味的冰凉嘴唇,抱着已经僵硬的躯体,手掌捂住那个本应该出现在自己身上的空洞。
“Steve,我爱你。别丢下我一个人。这次,换我来填补你的心,只要你醒过来。醒过来,好不好,好不好。”


可是Steve再也听不到了。


欢迎捉虫,评论,红心。反正我看心情反转(就是这么没节操)

评论

热度(115)

  1. 木青Moun桃子家的洛洛 转载了此文字
    我……半夜刷到的暴风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