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李捧着小金人w

【盾铁】一见钟情(一发完,小甜饼)

花木南:













我经历过无数次怦然心动,却不相信一见钟情。


                                     ——托尼·斯塔克


 


我从不相信一见钟情,直到那次怦然心动。


                                     ——史蒂夫·罗杰斯


 










 


谁都知道托尼·斯塔克是个花花公子,他会毫不掩饰对你的迷恋和赞美,但那些都是一次性的,从来没有人享受过托尼斯塔克的长期注视。


托尼的生活热烈而奔放,陪伴过他的人有的美丽,有的智慧,但不论是什么样的人,都不曾真正地在他的世界停留过。


 




 


“你孤单吗?”佩珀问。


“怎么会?我身边什么时候缺过人?”托尼无所谓地笑笑,将身边的模特搂得更紧。


佩珀抿了抿嘴唇,欲言又止,第无数次地看着托尼搂着一个陌生人走进卧室。


 


 


 


“我们需要谈谈。”佩珀说。


托尼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不解地看着佩珀。


“我还以为我们已经达成共识了呢!”


“你不能在自己的心外筑一堵墙,这不是保护自己的方式。”


“我没有。”托尼眨眨眼。


“你不敢尝试一段稳定的关系,你害怕不论你怎么努力经营,那段关系还是会破裂,你害怕被人背叛,害怕拥有过后再失去。所以你热衷于一夜情,用酒精和性麻醉自己。”


“你想多了。”


 


 






 


 


那是一个与现代迥然不同的年代,社会对陌生的他者一无所知,充满敌意与畏惧。那是一个偷偷摸摸,充满藏匿、谎言与保密的时代。


史蒂夫就是在那个时代发现了自己的性向。


他不敢跟好友巴基说,他担心会因此失去这个唯一愿意跟他做朋友的人。


他偷跑到精神病院的资料间,偷偷翻看那一份份被打上“恶心”“邪恶”“病态”“泯灭人性”等标签的病例。


被这些词语打击的同时也暗自庆幸,原来自己不是一个人,原来社会上和他一样的人这么多。


 




史蒂夫看到和他同类的人被踹翻在地,承受“正常人”的辱骂和唾弃。


他们做错了什么?


他们没有伤害别人,为什么仅仅因为和“多数人”不一样,就要被贴上那么多令人厌恶的标签?


 




幸运的是史蒂夫并不属于那个时代,战争的爆发使史蒂夫沉睡了七十年。


当他一觉醒来,已然是一个全新的时代。


他不必再住在狭小而又潮湿的布鲁克林,神盾局说他是民族英雄,是美国的道德标杆,为他准备的房子宽敞又明亮。


 


道德标杆吗?


史蒂夫心虚地揉了揉鼻子,关上房门拒绝见客,拒绝出席一切活动。


 


 




 


托尼收到了神盾局安排的任务:帮史蒂夫尽快地接受现实,帮助他了解现在的世界,帮助他打开心结。


 佩珀看着神盾局下达的任务清单,哭笑不得。


“帮美国队长打开心结,他们知道你自己就有心结吗?”


托尼无所谓的地耸耸肩。


 






 


史蒂夫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里的新闻。


“美国华盛顿,美国最高法院以5比4的法官意见表决后裁定,禁止联邦政府承认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联邦婚姻保护法》违宪,同性婚姻与异性婚姻享受同等联邦福利……”


后面的声音史蒂夫已经听不清,仅是“同性婚姻合法化”几个字就让他有些头晕目眩。


他真的只睡了七十年吗?


七十年前人们谈及色变的同性恋,如今居然能够结婚了,还受联邦宪法的保护?


这差别,仿佛是人类所生存的终将毁灭的尘世和因耶和华降临而带来曙光的新世界。


他想告诉那些在精神病院见到的人,他想告诉那个被踢倒在水泥地上的人,他想告诉那些终日躲躲藏藏不见天日的人,


但他们都已经不在了。


 


 




一个山羊胡的小个子男人推门而入,在史蒂夫的注视下将购物袋里的东西塞到了冰箱里,然后毫不客气地坐到了史蒂夫的沙发上。


不速之客四处打量。                                                                                                      


“房子小了点,装修也不怎么样,要不要考虑搬到我那里?我有世界上最棒的房子,我的房子有世界上最棒的海景。”


说话人的语气轻描淡写,仿佛就是在问“要不要一起吃个饭”一样。


“那个……我是史蒂夫。”史蒂夫伸出手。


托尼握住了史蒂夫伸过来的手,摇了摇,然后松开。


看到眼前的人没有说话,史蒂夫又重复了一遍。


“我是史蒂夫。”


托尼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你认真的?你不认识我?”意识到史蒂夫没有开玩笑后托尼撇了撇嘴,“好吧,我是托尼,也有很多人叫我钢铁侠。”


美国队长不认识钢铁侠这件事让托尼有些难过,但他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没有人能让钢铁侠难过,从来没有人。






 


“我很喜欢你。”托尼说,“看到你的第一眼,我的心就怦怦直跳。”


史蒂夫被托尼直白的表达吓得不轻,他不敢保证托尼说的“喜欢”是不是他所理解的那个“喜欢”。


史蒂夫不知所措,只能尴尬地看向电视。


托尼顺着史蒂夫的眼神看过去,恍然大悟,解释道:


“我是不是吓到你了?你们那个年代同性恋是精神病,现在不是了,同性婚姻都合法了。”


托尼边嚼着苹果边说。


史蒂夫看着托尼轮廓分明的侧脸,恍若隔世。


 


“我看到你的时候,心跳得也挺快的。”


 


 




 


 


托尼带史蒂夫去参观Malibu的别墅的时候,佩珀怒气冲冲地将托尼拉到了一边。


“他是美国队长!”佩珀努力压低自己的音量。


“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托尼拍了拍佩珀的肩膀,“我能处理好的。”


佩珀看着两个人勾肩搭背的身影,急得直跺脚而又无计可施。


 






 


托尼和史蒂夫的关系已经保持了一个月,这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我想跟他分手。”


“为什么?”佩珀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一天,丝毫不惊讶。


“我很害怕,我越来越离不开他,我担心再这么下去,我会想要永远和他在一起。”


“有什么不好?”


“如果他中途变心了呢?我的下半生将会永远痛苦。”


“你为什么这么不相信你最亲近的人?”


“人永远是被信任的人背叛的,因为不信任的人,没有背叛你的机会。所以想要永远不被背叛,就永远不要信任任何人。”


“那我呢?你害怕我背叛你吗?”佩珀问。


“怕。”托尼说,“如果连你都背叛我,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为什么?”史蒂夫切菜的动作一僵,抬头看向托尼。


托尼靠在冰箱上,也看着史蒂夫,手指挥来挥去。


“谈恋爱总是会分手的,就像外面的太阳,你看,都已经落了一半了。”


落日很红,水平线之下,海水被染成了火红色;水平线之上,是静谧与辉煌,千千万万支的光箭,呼啸着穿过落地窗,将别墅里的空气燃烧殆尽。


史蒂夫觉得自己有些透不过气。


“可是明天也会有太阳升起来。”


“没错。”托尼赞赏地点了低了点头,“你会有新的约会对象,我也会有新的约会对象。”


“你从一开始就想好了什么时候要跟我分手?”


史蒂夫天蓝色的眼睛被夕阳照得泛着红光,托尼心里的酸涩感越来越重,他需要尽快结束这次分手。


“好吧,我了解你那个年代,是我伤害了你的感情,你想要什么补偿?”


“你不了解。”


史蒂夫将切完的菜放到了水池里,将身上的围裙解下,头也不回地走了。


 






 


托尼坐在水池边,一块一块地吃着史蒂夫切的胡萝卜。


“他根本不喜欢我,我跟他说了好多次我不喜欢吃胡萝卜,他还是切胡萝卜,所以他根本不喜欢我,分手了没什么可惜的……”


托尼一个人嘟嘟囔囔,自言自语,直至最后一丝阳光沉入海底。


 


 


 




“我经常站到病房外面,看着那些被伴侣抛弃的同性恋病人。在那个年代他们仅有彼此,一旦其中一人抛弃了另一个人,被抛弃的那个人就会一无所有。”


“我知道我的要求有些无理。”佩珀的脸上充满疲惫,“但是你和他相处了一个月,你应该能够看出来,他封闭自己,不愿意相信别人,和你分手是他保护自己的方式,他害怕以后会离不开你,而你会变心。”


“我照顾过一个垂死之人,他孑然一身,口中一直呼唤的那个人从来没有来看过他。他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有时候会哭泣,但我不知道他是因为痛苦还是悲伤。”


史蒂夫将冰块倒入杯子,发出清脆的声音。透明的液体倒入杯子,和冰块混合后发出“咔嗒”的声音。


“谢谢。”佩珀接过柠檬汁,“他在家里吃胡萝卜,他以前从来不吃胡萝卜。”


史蒂夫听到这里陷入回忆,然后笑出声,“他确实不吃。”


“他一直暗示自己你并不爱他,胡萝卜就是证据。”


“像他会做的事。”


“你不要怪他,他曾经非常喜欢娜塔莎,也十分信任她,但是娜塔莎是神盾局派去监视他的,那次背叛让托尼再也无法相信别人。”


“托尼是我初恋,我们那个年代,同性恋不被允许有爱情。”


佩珀愣住了,很快意识到托尼伤害了一个好不容易才敢卸下心防的人。


“每个人都会有烦恼,每个年代都会有烦恼。有时候我在想,从七十年前的不被允许,到现在的一个月就可以换一个伴侣,我是不是醒得太晚了?是不是我早醒二十年,就会遇到一个愿意跟我一辈子在一起的人?”


“早醒二十年,你还是会遇到托尼,没被娜塔莎伤过的托尼说不定真的愿意和你在一起一辈子。”


“你说的事我正在做。”


“什么?”


“我在研究心理学,我想帮托尼解决掉心理障碍后,再和他复合。”


“谢谢。”佩珀的感激溢于言表。


“我也要谢谢你,你对托尼这么好。”史蒂夫说。


 










 


托尼心烦意乱地摔了杯子。


他今天本来想在party上寻找新目标,但史蒂夫那张脸在他的脑海里怎么都挥之不去。


太好了!他现在觉得和史蒂夫之外的人调情是在浪费时间了!




“什么时候来搬东西?”




托尼把短信发出去后,又担心史蒂夫误会自己想见他,于是又补了一条。




“还是我邮给你?”




史蒂夫很快回了消息。




“不用了,你丢了吧。”




托尼气得踹翻了椅子。


“还说什么真心喜欢我,这么好的借口来见我,居然不来,爱来不来!”


佩珀端着咖啡进来,放下咖啡将椅子扶起来后说:“想见他就去找他。”


“他又不想见我。”


“随便你,你的咖啡放这儿了。”


佩珀说完就离开了,托尼抿了一口咖啡,觉得苦苦的。


 


 




 


从这天起,佩珀每天都会劝托尼去找史蒂夫,托尼表面上拒绝实际内心早已动摇。


但一个星期后,佩珀突然对史蒂夫绝口不提。


托尼觉得奇怪,也有些失望,他每天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和佩珀谈论史蒂夫。


他一遍又一遍地说史蒂夫不爱他,只是为了听佩珀一遍又一遍地否认他。


他喜欢佩珀恨铁不成钢的语气,喜欢佩珀不断强调史蒂夫喜欢他。


“史蒂夫为什么一直把他的东西放在我这里?”


托尼主动谈起了史蒂夫,若是在平常,佩珀肯定会说:“因为他想着哪天能再回来。”


但今天——


“可能他忘了吧,他没跟你说过怎么处置?”


托尼哑口无言,史蒂夫让他丢了它们,但他怎么舍得?


“好像说过……”


“那就按他说的来。“佩珀果断地回道。


但托尼却摇了摇头。


“我舍不得,佩珀,我舍不得他,我很想他。”


“那就留着做纪念吧。”


“不,我要去找他!”


 






 


 


终于下定决心的托尼豁然开朗,连步子也轻快了起来。


但当他到了史蒂夫公寓门口的时候,心里又打起了退堂鼓。


托尼深吸一口气,按了门铃。


史蒂夫开了门,看到是托尼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微微侧了身让托尼进去。


“嗨,我是来,是来……”


“道歉?”


“你怎么知道?!”托尼惊讶地问,但很快反应过来,自己来史蒂夫的家里,除了道歉应该也不会有其他的事情。


“你先别忙着道歉。”史蒂夫的喉结动了动,“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你听完之后,再决定要不要说你的事。”


“好。”


“两个月前,神盾局给我下了一个任务,让我帮你从封闭的世界中走出来。”


四周很安静,托尼甚至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史蒂夫握紧了拳头。


“所以你和我在一起,是为了完成任务?”


托尼的声音抖得太过明显,连角落里握紧的拳头也在微微发抖。


“不是。”史蒂夫说,“完成任务仅用朋友的身份就可以。”


托尼的脸色缓和了许多。


“我和你在一起,是因为第一眼看到你,我的心就跳得特别快,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史蒂夫继续说。


托尼觉得自己现在正处于劫后余生的庆幸之中,如果史蒂夫真的只是为了完成任务才和他在一起,他仅存的世界将会崩塌陷落,再也无法修补。






“我不相信一见钟情。”托尼说。


“我本来也不相信。”史蒂夫笑了笑,“我亲眼见过的那些事,让人很难相信一见钟情。”


“那你对我一见钟情?”


“时代变了,托尼,我想法也在变。”史蒂夫看着托尼,“听完这些,你还要跟我道歉吗?”


“要。”托尼勾起嘴角,“那你要原谅我吗?”


“要。”


 


 


 



评论

热度(406)